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20年4月4日 周六
 
说好的一起拯救世界呢,怎么又开始吵架了?
 
今天4月4日,周六,小雨。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全球案例快120万,美国也正式进入30万关口,听说休斯顿的病例一半检测结果都还没回来,等着未来两周的坏消息。
 
公司担心大家在家工作的身心健康,从CEO到President, 从VP到老板,都强调再三请大家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家庭,找时间出去骑车,跑步,不要一直在电脑前,多陪陪家人孩子。
 
先照顾自己,再照顾家庭,最后有余力了才是工作。公司同时还把捐款补贴从1:1提高到1:2, 鼓励大家捐款给需要的组织。虽然知道最终裁员必不可免,可这种超越工作本身的关心还是让人觉得有一丝温情。
 
最近有点累,所以今天不讲疫情,讲一个故事:油价大涨。
 
大家都知道,自从今年以来,由于疫情的加持,油价就一路从沙特一心维持的60美元一路缓缓下跌到40-50美元水平。后来国内疫情差不多控制住了,沙特和俄罗斯就以为这事过去了。
 
于是在三月初放心的翻脸,开始了石油战。想着打压油价到30-40美元,然后两家慢慢耗。没想到疫情一路给人惊喜(吓),从中国走向了世界,导致占全球GDP 60%以上的国家都开始闭关锁国,原油需求史无前例的大幅下降。
 
油价也坐火箭一样跌到了20美元,上周美国WTI内陆原油价格甚至一度走到了1字头。
这是近20年来没有过的低价,沙特和俄罗斯跌破眼镜,后悔不已,一起躺枪的还有美国(以及更多亚非拉的石油国家,以及中国)。对于我们休斯顿人民,裁员减薪几乎已经是每一个石油工人心中的预期,默默做好准备,勒紧裤腰带,开始存钱。
 
但美国也不是100%无辜的,在过去几年沙特带领欧佩克和俄罗斯一起兢兢业业减产维持油价的时候,美国的页岩油趁机发展的如火如荼,不停刷新历史产量记录,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嗯,没错,有点占便宜的感觉)
 
大选年加上疫情,再加上石油产业背后对政治集团的支持和影响,如此低迷的油价让川普也无法坐视不理。
 
上周,川普决定做个自己号称的和事佬,拉上俄罗斯和沙特,计划一起减产日产量一千万桶。打完电话以后,川普迫不及待的发了推特,油价应声大涨30%+。
 
大家一度怀疑第二天普京和MBS(沙特王子)是否会出来打川普的脸。幸好,普京和MBS都决定暂时放下脸面,一起出来拯救油价。
 
所以我们休斯顿人民以及千千万石油工人可以开心了么?还早。
 
这只是一个初步意向,具体实施起来将会有很多很多的问题需要讨论和解决。
 
首先,日产一千万桶的减产量听起来挺高,但和疫情相比,高下立见。市场乐观估计疫情造成原油需求四月份下降每日两千万桶上下,五月份开始才能略有恢复。所以一千万桶减产只能帮助一半的需求下降,只能让原油价格从1字头上升在$25-35美元之间。
 
其次,从沙特和俄罗斯的角度来说,虽然俄罗斯非常想减产,产出的原油快没地方放了。但普京强烈要求美国加入这次的解决方案,不能再独善其身。市场预计美国可能需要承担其中五百万的减产量。
 
而从沙特的角度,虽然有着世界上最便宜的石油,可是单一产业化也导致沙特石油的财政成本高达80美元一桶。如果按照现在的价格,MBS的2030愿景只能成为一句空话。
 
再次,欧派克和俄罗斯等(OPEC+)加上美国这么多方势力,如何分配产量和如何执行,如何实现承诺而不被破坏,这都需要一个漫长的角力和谈判。
 
MBS作为年轻激进的独裁者,需要一定的尊重和话语权,需要维持沙特的市场氛围和老大权威,来对抗普京这个地球上最强势的另一个独裁者,嗯,再加上川普,想想都很热闹。
 
大家都在期待下周的欧佩克会议上,能研究出一个方案来。已经改成电话会议的欧佩克谈判,不知道吵起架来会不会还那么有效果。
 
最后,回到美国自身的角度。即使美国承诺减产其中的五百万桶,如何分配和实施也是一个非常让人头痛的问题。纵观美国的石油生产布局,可能减产的地方大概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禁止原油出口(日出口三百七十万桶),一个禁止墨西哥湾生产(日产量两百万桶),加起来差不多。
 
可是美国市场是个政府能指哪打哪那么听话的地方么?
 
如果真的实施这两个方案,可以预计会遭到极其强烈的反对和业界抗议。就算美国生产商们愿意一起协议减产,也可能会违反法律规定比如垄断法。(真是难办啊!)周五的时候川普召集了几大国际石油公司的老大们开会,一起协商讨论,细节未知。
 
听说昨天俄罗斯甩锅给沙特,暗示沙特搞价格战是为了彻底的打击美国页岩油。于是沙特反击,今天MBS和沙特外交部长联合发表声明,指责俄罗斯“毁谤”。而原本预计周一开的欧佩克会议又被延迟了几天。
 
说好的一起拯救世界呢?还没开始谈,又吵起来了。
 
好事多磨,一波三折。等所有大佬商量好,在具体的细节和所有规定出来以前,静观其变。万一谈崩,油价就又回去了。
 
故事讲完了,回到疫情。
 
今天是举国哀悼日,哀悼那些逝去的人们。
 
“山河无恙,盼人间皆安”,这句话,在经过这么多还在经历这么多的今天,觉得有些理想化。我问自己,那你又做了什么呢?无言可对,惭愧不已,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快要把人击垮。
 
只能安慰自己,最真切的哀悼是不要忘记。不要忘记那些数字以外的人,不要忘记那个树上的老爷爷,不要忘记我那被404的文章,不要忘记那些哭声。
 
只要还在提出问题,就是没有屈服。只要还在内心拷问,那就还有希望。只要不要忘记,有天就能梦见故人。
 
祝平安。
 
2020年4月5日 周日
 
在这个动荡的时代,我们何其无辜,又何其有幸
 
我们四月五日,周日。天气阴阴的,美国确诊近34万,英国首相因为”持续症状“入院了。
因为姥姥做凉皮成功,全家吃了个饱,碳水让人昏昏欲睡。午睡起来,一个我喜欢的曾经全世界跑做项目的妹子告诉我,大家都改成网上开会以后,反而觉得效率高了不少。这和我的观察相符,看来这次疫情以后,大家的工作方式会有一些改变。
 
我俩还发现,被迫在家以后,会特别享受和孩子们一起的时间,孩子们的创造性和跳脱的思维,常常让人惊喜。多娃家庭孩子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有了进一步的调和,更会互相合作,也更互相理解了。
 
看来,不管什么状态,都是上天给的礼物。
 
她给我推荐了达里奥大神的新书【改变世界的秩序】,很巧的是,我在午睡前刚刚看了,很喜欢这种互相推荐的感觉,然后讨论,会有很多火花。
 
这两年陆续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英国的脱欧结果,让很多机构大跌眼镜,损失惨重;还有川普的当选,不管是喜欢他还是讨厌他,都会同意他是一个“奇葩"总统。
 
有意思的是,这两件事都是“民选"的结果,全民投票的意志突破了无数的媒体,权力的屏蔽,直接改变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改变了。
 
其中某种观念认为,这是全球化逆转的觉醒。(也有其他不同观点)本来,我们会有一些时间慢慢的去适应和调整。但疫情,就像一个放大器和加速器,把所有的问题迅速的暴露了出来,大大加速了逆全球进程,导致全世界剧烈动荡。
但也因为这个动荡的时代,迫使我们抬起头来,开始关注更多更广的世界,开始思考自己一亩三分地以外的事,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逆全球化的后果是好是坏?
 
今天分享几个牛人的观点。
 
时间关系,只能粗略分享一下达里奥大神【改变全球的秩序】第一章里的部分观点。他的观点和逆全球化不直接相关,但非常有前瞻性。
 
达里奥研究总结了过去500年的几个大王朝兴衰,大致分为崛起时代,鼎盛时代和衰落时代。(之前总结过他【原则】某些章 - 【笔记】| 拥有极致的开放心态)
其中国家进入衰落时代的特征如下:
 
当国家拥有大量的外债,并且央行无法再刺激经济以后(利率为0或者负)如果遇上经济危机,会大量印钞票,导致货币贬值。
 
贫富差距过大和外在经济压力产生,容易导致极端的政治文化,极端左派(财富重新分配和共产)和极端右派(维持财富)。这个现象在集权和民主国家中都会存在。
 
当富人阶级觉得自己的财产或生命受到威胁,会转移财产到他们认为更安全的地方,但这种行为会减少当地财政税收,进一步加剧社会冲突。到了一定程度,政府开始限制资产流出,不安全感进一步加强。
 
这种剧烈冲突本身会进一步损害生产力,降低社会总资源,从而让情况更加恶化。这种时候,民主制度会受到来自集权制度的挑战。公认在社会混乱时期,更加集权的制度会更有效率。
 
当现有统治国家受到来自另一个足够强大的国家的经济,军事挑战的时候,多方面的政治冲突避不可免。
 
当现有统治国家维持其海外力量的利益降低,同时受到另一个崛起国家的挑战时,统治国家倾向于维护海外力量的利益。但由于自身内部力量的削弱,自顾不暇,崛起国家会趁此在经济和军事方面发起挑战。
 
如果此时碰上外部冲击,例如瘟疫,洪水,会加速自身的衰落进程。
 
当国家的领导人能力不足的时候会加剧这种现象。但由于这种周期远大于领导任期,所以不论领导人如何,衰落命运无法避免。
 
他的观点非常强烈,和网络上的有些不太一样,总结一下放一起看看:(感谢文章”论巴别塔的倒掉“ 和”秦晖:为什么这两年来有很多异常的事情发生?“,还有许多之前陆续读过的一些文章)
 
逆全球化的结果如下:
 
欧美发达国家将限制一些关键产业的外包能力,比如公共安全,健康和高科技。企业缩短供应链,处于公共安全地区以外的企业,将会不在物流链中。
 
国家之间规则将更加谨慎公平,减少不遵守规则现象。比如同等税率和关税壁垒,这样对出口主导型国家打击最大,也是之前在全球化中受益最多的国家。
 
产权更加明晰,所以产权保护越好的地方,受到的冲击越小。
 
国家之间会更加注重之间的价值观和法制水平,价值观越接近的地方,将会合作更加紧密
 
分享完这些观点,产生了几个问题。
 
第一,无法控制自己第一反应是对号入座,来妄言判断某些国家命运的悲观或乐观。意识到了这点以后,刻意避免。
 
第二,跳出来看,也许应该问的并不是逆全球化到底对哪些国家更加有利,而是 ”是否应该逆全球化?是否能够做到逆全球化?“
 
全球化带来了过去三十年来的经济大发展和贫富差距的增大,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逆向而行也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做法。
 
第三,强烈意识到自己知识储备的不足,不足以做出任何判断和倾向,所以在未来,将会同时带着这两种不同的观点去参照和思考。
 
机会就在现在。
 
我们亲身经历这个的时代,就像一场千载难逢的社会大型对照试验。每个国家不同的机制,民情,医疗军事力量,文化价值观导致各自都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方式。
 
在未来几年,疫情的后果以及混乱出力中各自的问题都会被放大镜般清晰的暴露出来。让我们有机会在旁边观摩,学习和反思。
 
你我身处这场人类的浩劫中,何其无辜,又何其有幸。
 
痛并快乐着。
 
祝平安。
 
《休斯顿日记》转载自环环的公众号“清秋初九”。
话题:



0

推荐

秦华

秦华

73篇文章 29天前更新

我是坐标美国的职业教练,曾在国际知名金融机构任风险管理总监和财务官,也拍过电影,写过专栏。我相信真正的成功就是拥有“不拧巴”的职业和人生。什么让你夜不能寐、愁肠百结?我的文字和讲座将带你抽丝剥茧,直抵内心——让梦想照进现实其实并不太难。微信公众号:华说职场人生(ID: Coach_Lily)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