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秦华 > 感恩日记(二):16个孩子亲述疫情

感恩日记(二):16个孩子亲述疫情

三月初,疫情在中国以外的地区还只是星星之火,但中国的孩子们已经在家憋了一个多月了。网上看到父母被家中小神兽各种折磨的段子,深感同情,觉得若是换了自己,情绪也定会常常崩溃的吧。不过,对于能量无穷的孩子而言,这么长时间被束缚于家中,他们的内心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两周之后,我这边就进入了同样的境况。
 
在下周一正式开启“家里蹲”模式前,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两周前我协助16个孩子一起制作的音频节目,反映了在那个节点,来自5个国家、11个城市、从4岁到17岁的大小朋友对疫情的体验。
 
天性好动的幼童、独立自主的青春期少年、面临高考焦虑的毕业班学生、当时尚处于疫情外围的华裔孩子,他们的所思所想,仅仅隔着两个星期的时间窗口,就已经有了历史的味道。
 
疫情在全球的发展以及各国政府的应对显得越来越扑朔迷离。除了对生命健康的担忧之外,我还不禁会想:在我们孩子成年后生活的未来世界中,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将会是怎样?是会更分裂还是更和谐?
 
都是未知。
 
不过有一点我一直相信:当大人们争论不休的时候,听听孩子的声音往往能帮助我们回归到生命的一些根本;他们具备最朴素的智慧。
 
谢谢这些孩子的声音。
 
(以下转载自公众号“朗里格朗”)
 
孩子亲历的疫情
 
“我是来自湖北武汉的陈智博。”
 
“我是来自江西上饶广丰的一名高三学生,我叫Yuyu。”
 
“我叫涂睿琛,今年11岁,我住在法国巴黎。”
 
“我叫多多,我今年5岁了。”
 
“我叫顾以非,我今年6岁了,我来自中国深圳。”
 
“我是Felix,今年14岁,来自德国。”
 
“我是Sabina,我住在德国。”
 
“我叫Aaron,今年12岁。”
 
“我叫Zack,现在7岁。”
 
“我是韩天晴,是上海八年级的一名学生。”
 
“我叫明悦,我住在荷兰。”
 
“我是来自中国苏州的玥玥,今年读四年级。”
 
“呼呼五岁了,我住在北京。”
 
“我是Eric,今年8岁,我来自北京。”
 
“我叫zhinian,今年17岁,我来自江西。”
 
大家好,我是帽子里的猫,今年我11岁,住在美国。
 
刚才你们听到的这些声音是和我一起做这期特别节目的大小朋友们。我们来自5个国家,11个城市,年龄从4岁到17岁。我们将分别跟大家分享2019冠状病毒对我们各自生活的影响。
 
Hello everyone, I am Cat in the Hat. I am 11 years old and live in the US. The voices you just heard are from the friends who are producing this special episode with me. We are from 5 countries, 11 cities and age from 4 to 17. We will each share with you the impact of the 2019 coronavirus on our lives.
 
绘画作品来自:江西小朋友多多,4岁
 
怎么会想到做这一期节目呢?这是因为我在中国认识的一个小男孩,他叫诚诚,才五岁。去年暑假,我们一起去了敦煌,在路上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我们喜欢一起玩石头。前些日子,他给我发了一条留言,问我美国有没有肺炎,还问我有没有去上学。他给我发了他在家和姐姐做汤圆的视频。我妈妈这时就想到,“其他孩子正在经历什么呢?”我们一开始发了一条公共信息,可惜没有什么人回应。后来我妈妈发私信去问她的朋友,很幸运地在一周内收集到了来自不同国家和城市的分享。
 
How did I get this idea? It’s because of a little boy I met in China. His name is Chengcheng and he’s only five years old. We went to Dunhuang together last summer and became really good friends on the trip. We liked to play with stones together. A few days ago, he sent me voice messages asking whether there’s coronavirus in the US and whether I go to school. He also showed me a video of him making rice balls at home with his sister. Then my mom thought, “What are other kids experiencing right now?” We sent a public message initially, but very few people responded. My mom had to send private messages instead and luckily we collected these response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cities within one week.
 
让我们先来听一听来自湖北武汉的分享。武汉处于与病毒战斗的最前线,遭受了最严重的影响。
 
Let’s first listen to a kid from Wuhan, Hubei. Wuhan is at the frontline of this battle against the novel coronavirus and has been the most severely impacted.
 
陈智博:五年级,武汉
 
我是来自湖北武汉的陈智博。
 
2020年这个春节,注定不一般!
 
一个病毒的到来,让人们人心惶惶。最开始,人们并没有察觉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到来。但很快,人们就认识了它并开始防范它,人们开始疯狂地抢购口罩和其它生活物资。
 
最开始是一例,后来十例百例的增加,让人们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生活的城市生病了,人们开始变得不安起来,当武汉的病例过千时,武汉封城了。
 
今天,是武汉封城的第三十六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从四面八方前往武汉医院进行支援。武汉这座大城市,今年不是热闹的,大街小巷都没有人和车;往年都是车水马龙,人满为患,今年有的只是空荡荡的街道。因为人人都在自家隔离,所以武汉这座大城市俨然变成了一座空城。
 
这个春节,没有了热闹的欢呼声,没有了亲朋好友的聚会声,有的只是一声声叹息声和从电视上、网络上看到的各种各样的新闻和谣言,还有从大人们口中听到的各种感人事迹。我每天都在关注着疫情的变化和发展。那些白衣天使们在用实际行动为国家做贡献,还有许许多多默默无闻的工作者和劳动人民在支援着武汉。
 
而我们呢?在家里躺着睡大觉就是帮了国家的大忙了。这次疫情我们没办法如期的开学;没办法到楼下去晒太阳;没办法外出去购物;没办法到处去玩耍……这次疫情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犹如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无法自由自在地生活。
 
为了响应“坚决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号召,我的爸爸还报了名去当志愿者,准备尽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可惜的是他没有被选上,不过,他的这种无私的精神是我学习的榜样。希望这次疫情能早日过去,人们早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我也能早日重返心爱的校园,用力拥抱我的老师和同学们。
 
帽子里的猫:很难想象这么长时间都不能出门以及一直担心被病毒感染的感觉。我希望武汉的小朋友们都能早日回到正常的生活。
 
It’s hard to imagine what it’s like to be stuck at home for such a long time and worry about the virus constantly. I wish every kid in Wuhan can soon return to their normal life.
 
下面我们来听一听低年龄小朋友的感受。
 
Let’s now listen to the stories from the little kids.
 
呼呼:4岁,北京
 
呼呼五岁了(其实还没到五岁),我住北京,要看“猫和老鼠”。
 
呼呼的妈妈:这次这个疫情,你觉得它对你有什么影响?
 
呼呼:我想出去不戴口罩。
 
呼呼的妈妈:我们本来要回湖北爷爷奶奶家,也没回去。
 
呼呼:我现在就想回。
 
呼呼的妈妈:如果疫情结束了,你第一件事情要干什么呢?
 
呼呼:第一件事,出去不戴口罩。
 
多多:5岁,安徽
 
大家好,我叫多多,我今年五岁了。我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不能上学,所以我跟妈妈玩了很多的游戏:我跳舞了,写数字了,画画了,我还玩了雪花片了,我还玩了奥特曼打怪兽了。
 
我想同学们。我想开学。但是我在老家也交了很多新朋友。
 
顾以非:6岁,深圳
 
大家好,我叫顾以非,我今年6岁了,我来自中国深圳。我是一名勇敢机智的小男孩,我的兴趣爱好是读书,因为它能让我看得更远、走得更远。
 
我的感受非常不好,可是我觉得我在家里学到了很多新知识,我也觉得,我也有点开心。我在家里干了很多事情,比如说弹钢琴、和妈妈做一些游戏、写书法、跳绳和读书。而且我在家里也会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比如说扫地、洗碗和擦一些地之类的。而且我也和奶奶学会了很多有趣的知识,比如说拉面和一些面食的东西,奶奶也给我讲了很多的成语,我觉得非常好玩。妈妈每一天都给我买了很多东西,我也感到非常开心。
 
我非常想念学校的那些小朋友,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我也非常想念学校的老师包括其他人。
 
我觉得这一次疫情能快点过去,我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Eric:8岁, 北京
 
我是Eric,今年8岁,我来自北京。我喜欢打游戏,然后我最喜欢的歌手是TryHardNinja。我也喜欢看书,我读过的最喜欢的二本书是Diary of a Wimpy Kid and Captain Underpants.
 
Hello everybody, I am Eric. I am almost eight. I live in Beijing. I am gonna tell you the stories of my past few weeks.
 
因为疫情,每天都在家里,只能听音频,看书。我还不能看视频,因为要保护眼睛,唉。
 
每天不能随意出去活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听图书音频。有的时候,一听就是2小时,真是爽歪歪。我也玩乐高,拼了一些好看又好玩的东西,全部是我的创造。我很想出去玩,但是又不行,因为我也很担心生病,非常非常担心生病。
 
我特别不喜欢又喜欢这样的生活。不喜欢是不能出去玩,喜欢是因为晚开学(这个想法,不能让老师知道。)
 
从这段特别的生活中,我学到了:不跟野生动接触;要注意洗手,注意个人卫生;要注意备好东西,要有口罩,最好是N95,还有一次性手套。
 
我现在跟着妈妈看新闻报道,我差不多能读懂,还能看New York Times的一些文章,能看懂一半吧。我还学会了看You tube。
 
要是早知道的话,我们就可以做好防护,病毒的危险就没那么严重。
 
明悦:9岁,荷兰
 
我叫明悦,我住在荷兰。现在中国有冠狀病毒。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住在武汉。他们每天都需要在家里呆着,我觉得那超级恐怖。
 
Hallo allemaal, ik heet MingYue en ik woon in Nederland. Ik heb gehoord dat er in China een virus is ontstaan (coronavirus). Mijn opa’s en oma’s wonen in Wuhan. Zij moeten elke dag thuis blijven. Ik vind dat heel erg.
 
我希望那个病毒很快就会消失。如果我住在中国的话,我就会很无聊。我住在荷兰,这里没有冠狀病毒,所以我这里很安全。
 
Ik hoop natuurlijk dat het coronavirus snel verdwijnt. Als ik in China woonde dan zou ik me heel erg vervelen. Ik woon in Nederland en daar is geen coronavirus dus ik ben hier heel erg veilig.
 
我的爸爸还有妈妈都很担心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我妈妈最开始和校友们买了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后来口罩都被卖完了!他们又买了手套,给中国武汉、还有湖北其他城市的医生。
 
Mijn vader en moeder maken zich heel erg zorgen om mijn opa’s en oma’s. Mijn moeder heeft met haar collega’s mondmaskers gekocht en naar Wuhan gestuurd. Helaas waren daarna de mondmaskers uitverkocht. Dus heeft mijn moeder voor de dokters nog handschoenen gekocht.
 
我叫明悦,谢谢你们听了我的故事!
 
帽子里的猫:接下来这几个分享者是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小学四到六年级的学生。
 
Cat in the Hat: The following stories are from 4th to 6th graders.
 
玥玥:四年级,苏州
 
我是来自中国苏州的玥玥,今年读四年级。
 
疫情期间,大家都呆在家里,几乎不出门。不过,我倒是既不高兴,也没有不高兴。
 
我先说高兴的事。因为疫情,学校都延长了假期。寒假又变长了许多,我还可以拖拉一下作业。(你们知道的)
 
不高兴呢,有几点:一个是因为整天呆在家里很无聊,一个是因为每天出去门玩耍都要戴口罩。还有一个是最重要的,我们的暑假可能被冲掉了!呜呜呜……
 
我的弟弟也不开心,那是因为他在家里待久了,想学校了。因为他的学校里有小伙伴,有游乐场,没有作业。我和弟弟整天闷在屋子里,有些无聊,我们一起做汤圆,也玩很多游戏,弟弟原来特别喜欢超级怪兽和恐龙,最近玩游戏也喜欢上了芭比娃娃,有点小尴尬。
 
因为疫情,我们也有点小小的紧张,因为我们老家是在湖北。我们一家四口在春节前送爷爷奶奶回家,庆幸的是在大年三十前一天,我们又赶回来苏州了。
 
妈妈说,今日气温升高,苏州已经没有新增加的病人了,倒是多了29个治好的出院的人。我非常高兴,疫情总算有好转了。
 
我特别敬佩和感谢疫情期间医生、护士叔叔阿姨和哥哥姐姐。上个星期我给他们写了一封信,原本准备让爸爸送到我们社区医院。可是爸爸说最近小区封闭,也不提倡随便进出医院,所以一直没有送过去。我也希望在这里,给世界各地的医生护士叔叔阿姨和哥哥姐姐们,展示一下我写的信,谢谢你们。
 
琛琛:11岁,法国
 
我叫涂睿琛,今年11岁,读6年级,我住在法国巴黎。我喜欢玩魔方和打 《 荒野乱斗》 。我也踢足球和滑轮滑。
 
Bonjour à tous, je m’appelle Ivan, j’ai 11 ans, je suis en 6ème. J’habite à Paris, en France. J’aime faire du rubik’s cube et jouer à Brawl Stars. Je pratique le football et le roller comme sports.
 
在学校,我的朋友和同学们都告诉我这个冠状病毒很厉害,要是我们得了这个病,我们就会死。但这不一定是真的,因为现在谣言很多。另外,有的同学拿这件事开玩笑,他们说我得了冠状病毒,而我会反击说,他们得了愚蠢病毒(con这个词在法语里有“愚蠢”的意思),让他们闭嘴。
 
A l’école, mes amis et camarades de classe me disent tous que le CORONAVIRUS, c’est très dangereux. Si on l’attrape, on est MORT mais ce n’est pas forcément vrai, avec toutes les rumeurs qui circulent en ce moment. D’ailleurs, certains élèves plaisantent à propos de ça en disant que je l’ai, mais je leur ai répondu en disant qu’ils avaient le CONAVIRUS et qu’ils feraient mieux de la fermer.
 
在家里,我们常常讨论冠状病毒。电视上,他们说到2月22号为止,法国已经有12个病人了,全世界有77990个病人了。我的亲人都在中国,我希望他们不会被感染。
 
Chez moi, on parle souvent de CORONAVIRUS et sur la télévision, on dit qu’il y a 12 CAS en France, et, à ce qui parait, il y a 77990 malades dans le monde le 22/02/2020. Ma FAMILLE est en chine et j’espère qu’elle ne sera pas infectée .
 
今天,我看了一个让我很感动的视频,视频是在比利时地铁上拍的。地铁里有普通乘客和几位演员(包括三位中国人和种族歧视者)。我看到很多乘客帮中国人跟种族歧视者争论,有的乘客在拍照片。我感动是因为很多比利时人在支持中国人。
 
Aujourd’hui, J’ai vu une vidéo qui m’a très touché. Dans le métro en Belgique, des gens défendaient les chinois face à des acteurs qui jouaient LES RACISTES. Mais les gens n’étaient pas au courant. Cette vidéo m’a touché car la plupart des belges SOUTIENNENT les chinois.
 
Aaron & Zack:12岁,7岁(兄弟),北京
 
我叫Aaron,今年12岁。
 
Hello everyone, I’m Aaron, I’m 12 years old.
 
我叫Zack,现在7岁。
 
Hello everyone, I’m Zack, I’m 7 years old.
 
我们居住在北京。最近北京受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We live in Beijing. Recently our life is affected by coronavirus in many ways.
 
首先,为了切断病毒传染的途径,需要大家尽量少出门。所以现在大部分人都在家里宅着,就算出门也会戴口罩。好在我们有很方便的网上购物渠道,一般要在超市购买的食品和日用品,在网上下了订单后,几个小时就可以收到。
 
First,to avoid being infected by the virus, we have to stay at home as possible as we can. When we go out, we must wear a mask. It is lucky that we have efficient online shopping system. Some daily food and grocery we usually buy in the supermarket could be ordered online and will arrive within hours.
 
所以我们特别感激在路上奔波、帮大家送货的快递小哥们,他们特别辛苦。现在快递叔叔不能把货物送到我们家门口,而是放在小区门口,我们自己到门口去拿,减少了人和人的接触。
 
So we really appreciate the delivery men who work hard in the neighborhood. Normally the things we ordered could be delivered to door, but now they can only be sent to the entrance of the community and be collected by us.
 
第二,很多餐馆都关门了,加上大家觉得外卖餐也有风险,所以好多人都在家里研究做菜。连我和哥哥也自己做了好吃的,完全不用大人帮忙。我们把家里快过期的面包片做成了黄油面包干,用面包机做面包,还做了两次软曲奇,特别好吃。
 
Secondly, many restaurants are closed. Plus, people think it is risky to order take-outs, so many people cook by themselves at home. Even my brother and I tried cooking. We made some butter crispy toast and soft cookies all by ourselves without any help from adults.
 
第三,小朋友们也很少下楼。我和弟弟为了运动,在家玩体感游戏机,比如用wii打网球、拳击,或者用任天堂Switch跳舞……老实说我们更喜欢玩儿和运动无关的塞尔达传说。
 
Thirdly, children get out rarely too. My brother and I play motion sensing game at home to ensure we do enough exercise every day. We use wii to play tennis and boxing, and we use Nitendo Switch to dance. To be honest, we enjoy playing Zelda more, which has nothing to do with sports.
 
第四,我们本来应该已经开学一周了,但是因为疫情,我们只能在家上学。每天老师会发视频课和作业给我们。弟弟觉得在家上学真香,因为作业和课程都比真正到学校简单,而且我们做完作业还有空余的时间玩儿。(弟弟:但是我受不了家里的作业,每天还得练琴)。
 
The last but not the least is about our learning life. We are supposed to start school one week ago, but we have to study at home now. Teachers send us video lessons and assign homework every day in the wechat group. Zack thinks it is good to study at home because the homework is very easy, so we will have a bunch of time to play or do our own things. (Zack: But I don’t like to play piano every day. My mom wants me to do so.)
 
我和哥哥还学习了和疫情相关的知识,比如病毒,疫苗,免疫力。
 
Zack and I also learnt something about epidemic, such as virus, vaccine, and immunity.
 
我们看到了很多医务人员在一线抗击疫情的故事,非常感动,也很敬佩他们的勇敢。
 
We read some news about the doctors and nurses at Wuhan fighting with virus in the hospital, I think they are very brave and admirable.
 
我们觉得人类应该善待大自然,善待野生动物。
 
Aaron and I think people should be kinder to the nature and wild animals.
 
对抗这次疫情是所有人一起努力才能做到的事,希望所有人一起加油,平静的日子赶快回来。
 
To defeat the virus, people need to team up and fight together. Hope the peaceful days could be back as soon as possible.
 
帽子里的猫:11岁,美国
 
现在我来说说美国这里的情况。我们的生活目前还没有受到影响。我们每天照常去上学,做日常的事情。不过,政府部门已经在讲如何为病毒爆发做好准备,看上去比过去警觉了一些。听我爸爸说,上个周末超市里有些食物都被卖光了。到今天为止(2020年3月2号),我看到的数据显示,美国大约有100例确诊,6人死亡,大部分在华盛顿州(不是首都华盛顿特区)。但是在公共场合、包括医院,我没有看到什么人戴口罩。
 
Now let me share with you the situations in the US. Right now our lives have not been affected and we still go to school as usual. But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talking about how to prepare for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in the past few weeks and they seem to be more alert than before. My dad said that some food has been sold out in some supermarkets last weekend. As of today (March 2, 2020),according to the data I saw, there are about 100 confirmed cases in the US, including 6 deaths. Most of these cases are in Washington State (not the capital Washington DC). But I don’t see many people wearing face masks in public places, not even in the hospital.
 
在我们家,最操心的人是我的阿公阿婆。他们不是为自己操心,而是为我们操心。我的阿公不停地告诉我的妈妈,要我们别去公共场所,也想要我们戴口罩去上学。每天在微信上,他会发给我们看有关美国的很吓人的消息,大部分都是假的。
 
In our family, my grandparents are most stressed out. They are not worried about their own safety though, they are stressed about us even though nothing has happened. My grandpa is constantly telling my mom that we shouldn’t go to public places and he even wants us to wear face masks to go to school. Every day he sends us scary news about the US via wechat and most of them are fake news.
 
我的阿婆很担心我们暑假回中国会不安全,建议我妈今年夏天别回去了。我妈妈还在犹豫。我知道她是想回去的。我奶奶本来这个月可以见到我爸爸的,现在也见不到了。去中国的航班都取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我们的春假和暑假的计划都没有定下来。不过相比中国,我们现在还可以正常生活、自由出行,这已经很幸福了。
 
My grandma is really worried about us going back to China during summer. She suggests my mom not go this year. My mom is still debating. I know she wants to go. My dad was going to see my grandma this month, but it’s not possible now. All flights to China have been cancelled and it’s hard to tell when this will resume. Our plans for spring break and summer break are still up in the air. But compared to the situations in China, we are already pretty fortunate to be able to live a normal life and go out freely.
 
下面让我们来听一听大孩子、中学生的故事。
 
Let’s now listen to the stories from the big kids.
 
Sabina:12岁,德国
 
我是Sabina,我住在德国,今年十二岁。
 
Hallo Zusammen, ich heiße Sabina, bin 12 Jahre alt und lebe in Deutschland.
 
自从中国发生了新冠病毒疫情后,全世界的人都有点害怕中国人。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助中国人一起战胜病毒,而不应该笑话他们,或者不让他们来我们国家。如果中国人来我们德国,可以在飞机场对他们进行健康检查,发现有病就集中在一个地方治。
 
还有,我的妈妈最近因为这个病毒变得很紧张,很伤心。我希望大家要轻松一点,因为日本最长寿的人曾经说过,她长寿的秘密就是开心。所以,开心会战胜病毒的。
 
Felix:14岁,德国
 
我是Felix,今年十四岁,来自德国。
 
Hallo Zusammen, ich heiße Felix, bin 14 Jahre alt und lebe in Deutschland.
 
德国现在也有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了,但是,德国人不喜欢戴口罩,也觉得戴口罩没用。我有时候在火车上会看见中国人戴口罩。希望我们不要笑戴口罩的人,而要理解他们的心情。我们也不应该对中国人不友好。
 
我觉得中国人对待这个病毒很认真,德国和别的国家也应该认真对待这个病毒,不要让这个病毒感染太多人。
 
天晴:8年级,上海
 
我是韩天晴,是上海八年级的一名学生。
 
这次疫情改变了我们的正常生活方式:我的外婆本要去医院进行治疗,妹妹留恋着游乐场,寒假里,我会和同学一起打球,受疫情影响,这些场馆全部关闭了,我们不得不隔离在家。
 
对于大家而言,都是一次很特别的经历。在家里我会做室内的锻炼,弹钢琴,也很一直关注着芝加哥的All Stars!可惜自己无法踏上球场[流泪]
 
我们会渐渐回想起学校忙碌的生活,珍惜平凡的日子。
 
但是在我们中国,武汉前线的医生是更伟大的。疫情爆发后,各个城市都封锁了,于是高速公路都不让通行。有一些医生为了尽早支援医疗条件紧缺的武汉,骑着自行车,花了好几天前往三百多公里外的医院工作。她们的精神使我很感动。我们好好待在家里,也算是为国家做贡献。
 
希望大家健康,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呀!
 
Zhinian:江西,17岁
 
我来自江西,是一名高一的学生,今年17岁,我叫Zhinian。
 
新冠状病毒犹如是一团四处肆虐的毒物,将你我困在各自温馨的小家,但是这种束缚却让原本开心的我变得十分痛苦。
 
上学的时间是一块陨石,让我有着十分沉重的压力。每天上着网课,虽然每天可以汲取到不同的营养,但是网课有点让我烦恼,因为无法get到老师新讲的知识点,问题也无法及时得到解决。每天重复、重复、再重复一样的生活,没有一点新鲜感,十分的索然无味,向往从前的学校生活。
 
疫情这段时间,手机成为了我与外界交流的管道,每天用一两个小时了解疫情的情况。我也明白了疫情的严重性,也看到世界各地的中国人民和与中国交好的国家为武汉援助的物资。我也明白了团结。虽然在家中无法和一线工作者们一起奋斗,但是我会用保护好自己的方式和为你们祈祷来作为我送给你们的护身符,希望你们可以保护好自己。
 
在家中,听着武汉加油的歌曲,又通过疫情的严重性让我认识到全中国人民团结一心的威力。新冠状病毒纵使再强大,但团结必定战胜一切。
 
武汉,等春天来临,待你好起,我定来欣赏樱花。
 
Yuyu:江西,高三
 
我是来自江西上饶广丰的一名高三学生,我叫yuyu。
 
对我来说,当然也是对2020年的高考生来说,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不仅有高考长跑的冲刺指挥棒的指引,还有疫情的“加持”。
 
这次的疫情在挺长的一段时间内让我很难受。我自己呢,是一个会给自己加压力的人,而且是不自觉的压力。那段时间,我一般的一天都是这样过的:早上起来一直到晚上都是浑浑噩噩,在作业的紧逼下,我一面用自己的理智和懒惰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另一面我压制着自己的胡思乱想。到晚上睡觉前,我就会想,“咋办呀,咋办呀,同学肯定是争分夺秒地在学习,那我开学后可咋办呀……”一直到睡着。
 
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真是太紧张了。现在调整了一下好多了,至少心态好多了,不过我的理智依然在抗战中╮( •ω•̀ )╭
 
我很喜欢上网课,虽然这是我读书十二年来第一次上,但是网课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好玩和喜欢。网课老师们上课都很有趣,还有和同学的互动,而且知识点也能生动地输出。除此之外,他们还会着重培养知识体系的建立能力,这是我最喜欢的点!
 
在我的主观感受上,在线上课和在校上课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更近距离地和老师的交流,以及题目的近距离刺激,更能让我集中精神和活跃思维。对了,还有一个很好玩的点,像有答题赢金币的奖励,是很有诱惑力哦!答对题就有金币收入囊中,答题都会答得很开心。
 
在家学总是不比在学校那么有效率,早上也会被被窝“束缚”了,一般吃饭也已经是9点了。不过让我觉得收获最大的就是学会打羽毛球!这对体育“七窍通了六窍”的我来说可是巨大的收获呢!
 
其实吧,我觉得这次延长版的寒假是很有意义的,它把我们每个人的心都绑在一起,与病人、与医护人员共进退。
 
这就是我们全部的故事。非常感谢所有参加这次分享的朋友们。虽然我们的生活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我觉得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我听妈妈说,有很多孩子在这次疫情中失去了家人,这太令人难过了。中国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但病毒又在世界其他地方蔓延。祝愿我们能平安渡过这一段时光。
 
Thank-you to all the friends who shared their personal stories! Although our lives have all been affected to different degrees, we are very fortunate because I heard from my mom that many kids lost their family members during this disaster. This is very sad. The situation in China is improving, but the virus is spreading across the world. I wish we will all go through this safely.
 
Stay Strong Wuhan,Stay Strong China!
 
武汉加油!
 
山川异域,风雨同舟!
 
最后诚挚地祝愿每个人的明天会更好!
 
(完)
 



推荐 2